您的位置: 青岛资讯网 > 娱乐

雅韻兩個人的戰爭小說

发布时间:2019-10-12 13:48:36

  正如大家之前见到的和能想象的一样,这场战斗仍然存在着不可理喻和幽默的双重游戏特性观众以老幼妇女居多,男人似乎对这样毫无刺激的战斗不感兴趣這對高莊的人來說都已經司空見慣了,不值得大驚小怪

  只见两个衣衫褴褛的汉子,浑身沾满泥浆,一些柴草和破败的烂菜叶嵌进他们的头发和脸上,甚至还有血迹,其中一个矮胖子的鞋子也不知什么时候丢掉了,另一只则被泥浆包裹起来,像是镀上金粉的罗汉的手臂,他光着的脚板正好踩在一块棱角不太分明的碎石上,可他依旧狠着劲,死死地抓住瘦高个的领口,那块石头反而成了他的倚靠,他口齿含糊,发音并不清晰敞亮,眼睛混沌无光,丝毫没有精明强干的人所特有的炯炯有神那个瘦高个的情况似乎要好一些,他仅仅是左侧的裤腿撕开了一条缝,也许是早些日子不小心划破的,他的神色比矮胖子好多了,因而他的声音高亢而尖细,吐字较为清晰,他不断地环视人群,冲其中某个人嘿嘿一笑,牙齿竟然洁白明显能看出他的力量并不比矮胖子好,但他用劲巧,能笨拙地躲开对方的几次强势进攻,他的得意溢于言表,他不停地叫着:“狗日的,敢和我斗”他每说完一次,都要咧嘴一笑,任何人都能看出其中的善良矮胖子说话不大连贯,且发音不准,鼻音很重,还带有结巴和浅舌子的缺陷,把方言说得像西班牙语,但大家都能基本听懂,无非是和瘦高个对骂的一些脏话他们多数时间就像两只对峙的螳螂,互相抓着头发和领口,过上一阵子换个姿势,偶尔在脚底下来几次磕碰,也不凶猛他们的对骂是最有趣的,引得众人大笑不止,倘若夹杂上古怪的表情,便能使一些失笑过多的女人俯身揉着肚子,笑作一团他们的对峙往往要持续上好几个小时,直至彼此累了才肯罢手回家,由此,观众也不稳定,来来回回换了好几拨

  这样堂堂正正决斗的两个人是郭义和常河,在方圆几里享有盛名大家之所以关注他们,是因为他们和正常人并不一样,有着疯子或者傻子的嫌疑我习惯于称他们是两个疯子,因为在我看来,疯子大约带有一些调侃或是亲切的成分,就像熟识的老朋友见面一样,而傻子则多少有些生硬,或者含有贬意,包含了弱智的根本元素我宁愿相信他们和正常人一样,甚至比正常人更有值得赞扬的地方,至于他人的说法,我则不去理会,尽管有人抱有怨恨、鄙视甚至偶尔殴打他们,我倒也觉得不十分过分,因为他们原本就和正常人不太一样

  矮胖子郭义也许要比瘦高个常河的智力更差一些准确地说常河犯病的机会比郭义要少很多,程度也轻至于郭义犯病时的可怕情形,但凡和哥哥一样年龄的人,时至今日都心有余悸郭义通常像野蛮人,喜欢住在幽深潮湿的山洞里哥哥说那时候的高庄废弃的窑洞随处可见,据说是旧时牧羊人的栖身之所因而郭义的行踪就很难被人掌握,当他的家人在西山的梁上寻找他时,他也许正在东山的某个洞里睡得正好,有时并没有睡着,却不答应,好像此起彼伏的喊声与他无关

  寻找郭义最多的是他的母亲,那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年轻的时候落下了风湿病,腿脚不大灵便,而所有的苦难却似乎都降临在了她的身上,三十多岁的时候就死了丈夫,她本想用自己的坚强来和命运的不公平相抗争,可现实却并没有按照她所期望的来她辛苦地抓养着两个孩子,大儿子在八岁那年,从三米高的槐树上跌落下来,摔断了腿卫生院老眼昏花的赵老大夫一手经营着萧条破败的诊所,在面对女人的焦灼和孩子的疼痛时微微一笑,他装了一锅旱烟,闭上眼,双手在孩子的腿上游走了一阵,然后一咬牙,一用劲,只听骨头断裂的声响和孩子绝望的痛叫纠缠在一起后,他就拍拍孩子的肩膀说没事了,回去吧就这样,她就把孩子带回了家,根据赵老大夫不必要吃药的理论,她仅仅付了他一元八角的手术费可怕的后果是几年后孩子渐渐长大了却跛得厉害,起初离不开拐杖的依托,她也去找过大夫,可那赵大夫却罗列了一堆狗屁医术上的条条框框读给她听,在她似懂非懂的时候,就被怒发冲冠的他指着鼻子骂了出来,而后她就安心下来,她相信赵大夫的高明可孩子长到二十岁的时候也不见好,等她如梦初醒的时候,赵老大夫却早已经退休不知去向,她除了看着孩子的腿哭泣和自责还能做什么呢

  所以,她就把全部的心血放在郭义身上,她发誓说一定要让他健康快乐,而郭义长至五六岁的时候,就已经和同龄的孩子有了差别,连吃喝拉撒都毫无节制,反应迟钝和身体羸弱顺理成章地成了他的标签,大家都看出了孩子的不正常,而她却坚持不信,甚至还恶言相向,骂那些建议她给孩子治病的人,说他们坏心眼,戳她的短处直到所有的孩子都能上学了,郭义还不知道饥寒饱暖,她才不得不接受这一残酷的事实,她对此前的七八年做了一番详细地回忆,最后得出结论:郭义可能是在三岁那年高烧不退落下的病至于她的推断是否正确都已失去意义,人们除了无限惋惜以及对她报以十分真诚的慰问还能做什么呢生活似乎一下子击垮了她,使她在此后的几年里落魄到令人厌恶的地步她总是逢人便说,郭义生下来是好的,就是被高烧害了,要不然他也能上学了刚开始她说的多,人们回应的也多,到后来就只变成了一句话:要不然郭义也能上学但她得到的却已经不是人们的同情了,而是他们的白眼和不屑,甚至有人还在她的面前故意说,一个傻子怎么能上学呢她也不气恨,到下次见了,仍然说着那句话

  哥哥说,那个可怜的女人以后就一直为郭义奔波着从此,高庄的人便总能听见她漫山遍野,挨家挨户呼唤郭义的声音,时而尖细,时而高亢,有时清晨的露珠还没有散去,有时太阳正在当空高挂,有时则是漆黑的暗夜但她的呼唤似乎总是徒劳的,没有人听见过一次郭义的回应,她一个人奔走在大街小巷,田埂地畔,像一只迷失了方向的孤魂野鬼于是,有人开始诅咒她,背地里或是当面,言词毫不顾忌,说她是催命的鬼

  她对郭义做了一件最有意义的事,当然不是为他讨要别人家刚出锅的热馒头,也不是定下一门亲事,而是多次哀求村小的校长,要他收下郭义在学校里混上几年,她说,说不定,过几年,他就能好起来校长当时为难极了,好话劝她别瞎折腾,说即使要上学也要去外面大城市里的智障学校,那里有专门的老师教一听这话,她就跪下了,当着众多的学生和老师以及一些有头有脸的村里人,她哽咽着语无伦次,眼泪顺着脖子直往衣服里钻校长无奈,只好敷衍地答应了其实,校长也是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他觉得她只是一时冲动而已,等她清醒了,就不胡闹了可谁想,第二天,她就把郭义打扮得焕然一新,并亲自送到校长的房子里,直至校长把郭义领进了一年级的教室,她才满意地笑了此后,她逢人便说:我家郭义也上学了任何人都不可能理解她心中的无上自豪那一年,郭义十岁

  郭义的到来为一年级的同学增添了不少乐趣,他们像欢迎古代部落的族长一样给予了他最大的荣耀老师们不得已把郭义安置在一个相对自由的空间里,在最后一排靠近后门的角落里他有了属于自己的地盘,那儿任由他吃喝拉撒睡,谁都拿他没办法,老师的训斥在他眼中不值一提,他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就像旧社会的无赖地痞,但大家都知道他不是故意的倘若他高兴起来,就在老师讲得正起劲的时候在教室里走动,或者主动上去帮老师擦黑板,偶尔也会对老师的白眼感到害怕当然,也有老师对他绝不宽容,他们报着泄愤的心态,把平日里积攒下来的恩怨找个机会一股脑地抛给郭义,让睡梦颠倒的他在毫无防范的情况下吃尽苦头,即使皮开肉绽,他哇哇大叫也绝不手软而郭义的母亲却在他遭到这样的殴打之后反而兴奋不已,她说这是老师教育他呢,是好事

  而更多的时候,郭义只专注于自己的事他按照自己的意愿和别人抢夺皮球,以至在争夺中头破血流,由于他大过其他孩子几岁,因而在身体上占有绝对优势,所以他总是能在斗争中获得胜利也许是他本就不能克制自己的好动,或者完全是故意为之,不管怎么说,他后来都渐渐失去了和别人一起玩耍的机会,大家都排斥他,像瘟疫一样躲着他而他在失去同伴的情况下,便常常伺机而动,寻衅闹事,搅得教室乌烟瘴气,他的母亲因而便成了学校的常客,校长几次都要让她把他带走,但都被她央求了下来

  其实,令校长生气的还远不止这些,而是他的母亲在领他上学时隐瞒了一件重要的事郭义有着不太严重的间歇性抽搐哥哥说,他一抽搐,就瘫软在地上,眼睛上翻,呼吸急促,有时还口吐白沫,这是在一节数学课上发生的事眼看着他快要不行了,那个经常殴打郭义的数学老师派人找了几根柳条,他把那些柳条拧在一起,朝他的浑身大胆地抽打,大约几分钟,郭义就慢慢缓了过来,等完全醒转,像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用十分茫然的眼神看着四周,眼睛里竟然充满怒气事后,大家都听了数学老师的话:不要和郭义靠近,否则要吃亏的而这样的事后来竟然很少发生,即使有一两次发生了,大家便请数学老师如法炮制,郭义便能得到解救,因而,郭义的母亲后来还专门在学校拜谢过数学老师,说他比卫生院的赵大夫强在和哥哥一般大的人中,他们后来就都坚信用柳条抽打身体是有效治疗抽搐的方法,当然,我也就此翻阅了许多医学书籍,甚至包括《本草纲目》,但翻遍了所有的资料,我都没有发现关于这方面的记载

  乃至郭义渐渐长大,和他一起上学的孩子都已经升到了三年级,而他还在一年级里浑水摸鱼,不得已,他的母亲便又央求校长让他升级,校长无奈,加之郭义的个头窜高了很多,只好也让他升就这样,郭义一直升至四年级才由于抽搐得厉害了,不得不退学,而那时也由着他的母亲不省人事的重要原因不久,他的母亲撒手人寰,郭义便只好在他跛腿哥哥的监督下干活,他已经长成大人了,身体甚至比和他同龄的人更好一些但以他的本性,谁都不能要求他做好什么事,他那跛腿的哥哥也无能为力,只好听天由命,他不干活时,就任由他在方圆几个村子里游荡,不是远远地用石头打了漂亮媳妇的小腿,就是把玩耍的三岁小孩吓得哭了一个多月,或是翻墙进了谁家的院子和一条狗打斗,甚至是抓着牛尾巴和牛较劲,光着身子在巷子里奔走,如此等等,都已屡见不鲜而常河却并不怕这些,他大约是当时能制约郭义的不二人选,当然别人都不愿意花时间在郭义身上,并不是因为怕

  哥哥说,郭义有一个铁桶般的模样,简直就像一座有缺损的桥墩,脖子短而粗壮,胸膛宽阔结实,只是两条胳膊不大齐整,右臂似乎要短一些,而且右手因为长年抽搐的缘故明显伸展不开,左边的脸上有一道清晰的伤疤,是在玉米地里逃跑时绊倒划伤的,身上的伤疤要更多一些,大多是犯病时被抽打过的痕迹,双腿罗圈且走路时喜欢右腿拖在地上,因而右脚的鞋子时常是残缺的,和他破烂的衣服一样他有时不穿内衣,径自敞开蓝布汗衫,肚子的赘肉就随着他的颠簸而一抖一抖,并不好看或者,他就光着身子四下里跑,一点也不顾及别人,二十几岁的大小伙子在人伙里钻,害得那些小媳妇大姑娘纷纷哇哇大叫着四散逃走,他却跟在她们身后嘿嘿地笑,不防备时就有大团的口水顺着白花花的胸脯淌下来,他也不知道擦

  但是不管他干什么愚蠢的事,他都在右胳膊上挎个粪篮子,左胳膊下夹着一把锈迹斑斑的没有刃口的破铁锨他的铁锨和篮子给人印象很深,无论从那个角度来说,他都有理由在村子内外自由地游走,从造型上看,他的背影还有些男子汉的气概,并不是松松垮垮一击即倒的孱弱当然,这也是他喜欢和常河扭打的原因之一,因为很多怂恿他的人都说,他比常河结实,常河不是他的对手,再说,他还有武器——铁锨和篮子,而常河没有

  想当然,郭义就不断向常河寻衅闹事,他坚信常河不是他的对手但他从没有想过自己的弱点,别人也没有告诉过他,那是因为常河犯病的几率较小较轻,很多时候你并不能把他当一个疯子来看待而郭义则平衡感极差,除了力气大之外再无特别

  常河变成疯子是后来的事,哥哥如是说常河要比郭义年龄大些,有些老成持重的感觉,他原本是个极厉害的角色,只是长相有些独特,只要见上一面,也许就难以忘记,他的鼻子是最典型的代表,并不像村子里的人那样规整,而是尖细悠长的那种,和他一起的玩伴都说他是乌克兰人,事实上,他们也不知道乌克兰人长得如何,只是大约听过乌克兰种猪才这样说的,他们觉得乌克兰这个名字很好除了鼻子之外,眼睛长得太小,嘴唇又太薄,看起来就像小丑,有人第一次见到了还会忍不住发笑而这些都是表面的,真实的情况是他在和他一般大的孩子中出尽了风头,自小就被人娇惯他的母亲在他还没有上小学的时候就得病死了他有五个姐姐,而且一个个长得膀大腰圆,和他的高瘦截然相反,她们不但能做完家里全部的家务和农活,还能始终如一的留一人照看常河,常河是姐姐们抱大的优越的生活条件给他添上了那种白皙和狡诈的旧时地主少爷所特有的气派他像游手好闲的富家公子,尽管家里并不富裕,姐姐们都衣衫褴褛,但他仍然趾高气扬

  共 8688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中的主人公是两个异于常人的智障者小说一开始就真实再现了郭义和常河的战斗场面他们之间的战争不是十分惨烈,而是有些搞笑轻松的味道矮胖子郭义的母亲,在庸医未能治好大儿子的腿残疾之后,把希望完全寄托于二儿子郭义身上而郭义表现出的低智商,给她带来了麻烦,先是学校不肯接受,后来接受又遭到老师与同学的歧视,他的愚昧呆傻遭到社会上人们的唾弃瘦高个子的常河母亲早亡,从小被几个姐姐娇惯成性,上学时,除会写一些顺口溜外,别有长处的他打架斗殴,无恶不作终于在一次看社戏中遭人袭击受伤,致使脑子出了问题于是两个智障人之间发生的战争就有了些喜剧色彩,笑料迭出,令人捧腹别人眼里的呆傻并不妨碍他们之间的相互依存当郭义得知常河的失踪下落不明后,郁郁寡欢,随后也死于了冬天里的深夜小说语言风趣幽默,其中的打架场面表现得淋漓尽致,让人感觉如身临其境般生动人物形象描写维妙维肖,栩栩如生小说中有不少夸张手法的运用,更加增添了小说的喜剧色彩两个各自本身所存在的智力残疾人,所得到的待遇是正常人给以的冷漠与歧视,这不免又让人感觉沉重其实从人性的角度上,他们作为弱势群体,还应该受到社会人的同情与关注小说精彩倾情推荐祝好作者【:树阴凉儿】【江山部精品推荐01 070914】

  1楼文友:201 - 09:4 :01 小说精彩细腻的描写,使得小说中的人物、故事情节十分鲜活、生动,有一种身临其境之感佩服作者的写作功底深厚佳作欣赏,祝石头老师写作快乐 崇尚自然,任其自然,顺其自然,乐得自然

  2楼文友:201 - 15:24: 0 恭贺老师又一力作荣获江山精品拜赏老师佳作遥祝老师精彩无限

云南特色植物 灯盏花怎样
防止老年痴呆症的食物
小儿佝偻病引起的O型腿
颈动脉斑块是哪些因素引起的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