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青岛资讯网 > 星座

在押嫌犯身患绝症民警为24小时照顾国内

发布时间:2019-11-25 06:32:59

在押嫌犯身患绝症 民警为24小时照顾国内

>

尽管冬日的昆明异常温暖,46岁的张平还是将头埋在病床厚厚的被子里,与外面相连接的还有呼吸机上的蓝色管道。他身患多种疾病,每一种都和绝症有关,他的病房不仅有铁栅栏安置的房门,还有闪着红光的摄像头。

张平无论如何也想不通,本该受到法律严惩的他,却在接受昆明五华分局看守所最完善的关怀,民警对他照顾得越周到,他就越发羞愧。张平两次写信给看守所,要求停止对他的救治。

嫌犯讲述

联防队长打死妻子后自首

病床上的张平已经不能坐立,靠呼吸机和药水维持着生命,微弱的声线发出嘶哑的声音,对于自己犯下的罪行他没有多言,而说到五华分局看守所,却三次落泪,并将枯瘦的右手从被子里伸出,用尽全力说:我发誓,我可以为五华看守所的民警去死。

家住东川,只有小学文化的张平承认,自己从小就崇拜警察,觉得警察是公平和正义的化身,这个信仰让他在2012年,也就是自己45岁之际,成为五华区公安分局的一名联防队员,并在半年之间升为队长。

他无比珍惜这样的荣誉,但他的妻子这一次没有一点默契。妻子看到派出所为联防队员提供午餐后,要求张平行使队长的权利,将她带往派出所用餐,张平觉得这样有违公平的事万万使不得,争吵中,他拿起手中的钢管,将妻子打死了。

案情简单得有些不可思议,看着死去的妻子,张平冷静地给儿子打了,他的两个儿子一个工作,一个还在上学。在他们老家,两个考上状元的儿子是张平的骄傲。儿子听完后,让他去自首。2012年10月16日,张平走进了五华分局看守所。

身患绝症民警为他端屎端尿

10月19日,张平入住医院,检查结果让他和看守所民警都很吃惊:身患各种疾病,多和绝症有关。按照法律规定,看守所拘押嫌疑人是不准和亲属接触的,面对张平这个重病患者,看守所民警只能24小时轮番值守,医院没那么多护工,他的吃喝拉撒都是我们负责。民警张执华说。

我是个坏人,我不配他们对我这样好。他们每天为我忙来忙去,还要给我端屎端尿,我心里比死还难受,后来我坚决不让,说他们给我端我就去死,留着等我儿子来给我端。这些民警比我家人还好。张平说着,哭了起来。

有一次,张平半夜突然出现贫血休克,再过几分钟我可能就死了,是看守所的民警发现了,把我救活的。看着民警这么辛苦,张平提议让民警将他四肢铐起来,然后回家休息,他的这个好心当然不能被接受。

死后遗愿是捐出自己遗体

张平只做过半年联防,对看守所、监狱都没印象,他一直以为:进去首先就会被人用被子蒙住暴打一顿。但是五华看守所却让他大跌眼镜。

我在里面住了两个晚上,不仅没人打我,还专门有3个室友通宵轮流值班,会帮你盖被子,打鼾会轻轻动一下你的头,不影响别人休息,清早起来被子叠成正四方块。吃得不说好,但吃得饱,穿得也暖和,那里面特别干净,一尘不染。张平说着,眼中竟然多了些留恋。

他现在的遗愿只是死后能捐献出自己的遗体,最终将自己的骨灰撒向天空,我要在天空看看美丽的春城。张平说。

民警声音

每天两位民警24小时照顾

昨天,轮到民警周峰和杨云昆值班看护张平。两人上午9点就得端坐在张平病房对面的视频监控接收仪前,专注地盯着视频监控画面。大部分时间都在休息的张平,让视频画面长时间毫无变化。这项枯燥的监视工作,两人要一直坚守到第二天早上9点。

枯燥?怎么会枯燥?这是工作呀,他可是涉嫌故意杀人的嫌疑犯啊。已经从警19年的张执华面对的提问,特别在工作两字上加重了语气。

尽管是工作,但是面对这样的情况,看守所也很无奈,每天看守所有10人左右值班,雷打不动要安排两位民警照顾张平。在将近4个月的时间里,张平多次产生过轻生、或者病危的迹象,都是在民警的严密看护下得以化险为夷。值班民警在长时间煎熬下,精神压力都很大。

接受一段时间治疗后,张平知道医治无望,不再配合治疗。为了缓和张平的情绪,看守所只好特事特办,让张平家人到医院见面,见到两个儿子后,张平情况才开始好转。

冰雪
装修施工
健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