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青岛资讯网 > 星座

重生凤舞九天 第六百四十九章 给麻绳找主人

发布时间:2019-10-12 22:38:35

重生凤舞九天 第六百四十九章 给麻绳找主人

“外公其实我觉得一个小小孟家的族长有什么好争的,她孟奇想要给她就是了,我们可以去风城秦家嘛,风城秦家可比这小小的孟家要威武多了。到时,我们再回头吞并孟家就好了,反正像孟家这种实力的小家族,吞并他就是动动小指头的事。到时,我一定要孟奇那丫头跪在我的脚下求饶,以血我今日所受的耻辱!”二小姐阴狠的说道。

“荒唐!”大长老厉声斥道,瞬间脸色变得无比冰冷起来,冷冷说道:“你去秦家?你去秦家算什么?秦公子庶出女儿,呵,你连庶出都算不上,你顶多是一个私生女,在秦家毫无地位可言。你以为秦公子不断的支持我们,帮助我们是因为你是他女儿的原因吗?或许,你年幼时,因为秦公子对你母亲的眷念,爱屋及乌,在乎着你,可是你算算秦公子这两年来过孟家几次?老实和你说吧,秦公子之所以还对你们母女厚爱,就是因为你有利用价值,有可能成为孟家的族长。”

“爹?”柳夫人很意外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原来什么他都了如指掌,自己还以为父亲不知道秦公子对自己的冷淡呢!

可是,二小姐却依然不明白,她不敢相信的惊呼道:“怎么可能?秦家是何等家族,会看上孟家这小小镇上家族吗?还有,爹爹明明就很喜欢娟儿的,他不是还教娟儿树藤的培植方法吗?还有十二花奴,四壮士,不都是父亲派来保护娟儿的吗?”

“花语城是于血族毗邻的边境城市。岂不说土壤资源在东荒数一数二。单单战略位置。就一直受到树皇一族的重视,这千万年来树皇一族一直在默默扶植着花语城三大家族,风城算什么,他顶多就是一个二等城市,秦家想和树皇一族攀点关系的可能性都没有,但是若是和孟家联系起来,那就离树皇一族不远了。你以为你二叔,怎么会忽然有勇气跳出来。和你争族长之位,还不是因为有其他家族看中了他有成为族长的可能性,愿意出来扶植他?”大长老一本正经的分析道。

“可是,爹爹他……”二小姐依然不相信秦公子是因为孟家的关系才于她亲近,蹙着眉头想要辩驳道。

“住口!”大长老有些不耐烦了,训斥道,“记住,你只有一个爹,就是孟家去世的族长,其他人和你没有半毛钱的关系。知道吗?”说完,看向柳夫人说道。厉声交代道,“你好好教育教育娟儿,我可不想我们整个支脉,毁在她的手里!”

“是,父亲!”柳夫人恭敬的一声道。

大长老狠狠瞪了二小姐一眼,拂袖离去。

大长老走后,二小姐看向柳夫人,问道:“娘亲,外公说的都是真的吗?爹爹他……”

“孩子,秦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你爹他虽然是嫡子,但却轮不到他继承家主,他在家族中更加没有任何的话语权。而且你爹他在风家妻妾成群,儿女也不少,我们若真要去了秦家,怕是也没有立足之地。而且,色衰爱弛

,你爹爹对娘亲已经没有几年前那般热情了!或许,在他的眼里,我们只是外公和他之间媒介,筹码……”柳夫人苦笑了一声说道。

“娘亲,你不爱爹,是吧?”二小姐忽然问道。

“你怎么忽然问这个了?”柳夫人瞪大眼睛,看向二小姐,自己这个孩子功利心极强,又刁蛮,任性,心狠手辣,怎么会说出如此感性的话?柳夫人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从小就知道,你爱的是族长爹,你看族长爹和看我亲爹的眼神不一样。可惜呀!族长爹从来没有正眼看过你一眼,你还要受到外公的摆布,忍痛杀害自己最爱的人,在自己不爱的人面前强颜欢笑。娘亲你活得真是可悲。”二小姐摇摇头叹息道,说完眼神忽然变得凌厉起来,“可是我不一样,我不要活得像个木偶,我要为自己活,我要所有人都仰视我。娘亲,你放心吧,我会成为孟家主人的,我还要成为风家主人,甚至是权势更大的人物。”

柳夫人愣愣的看着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女儿,她没有想到女儿居然有这样的野心,虽然不知道,这样到底好不好,对不对,但是有一点她是肯定的,女儿不会像自己这般没有自我,活得这么可怜。想到这里,柳夫人不由欣慰一笑。

每天晚上进入水晶宫,在林轩身边小憩一会已经成了蝎子最甘之如饴的习惯。蝎子每天都入夜时消失,日出时回来,就这样过了数天,终于在某天早上被孟奇撞见了。

“蝎子,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孟奇堵在五长老府邸的门口,不悦的问道。

蝎子顿时心中不爽的蹙起了眉头,问道:“怎么,夜不归宿需要向你汇报?”

孟奇见蝎子好像不高兴的模样,连忙一笑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啦!我只是怕你晚上出去有什么危险……不不不,你这么厉害又怎么会有危险呢?是我……”

蝎子见孟奇那一副笨拙的样子,忍不住一笑,问道:“找我有事吗?”

孟奇见蝎子笑了,才放下心来,从腰间的布袋里取出蝎子先前送给她的麻绳,交到蝎子面前说道。“这个还是还给你吧。我用了很多办法培植它,都无法使他复苏,可能是我才疏学浅,参不透培植它的奥妙,也或者是它不喜欢我,不愿跟着我吧!”

“可是,我不是培植师,这玩意到我的手上更是浪费!”送出去的东西哪有收回来的道理,蝎子没有伸手去接,而是不情愿的说道。

“可是,你应该可以找到更适合她的主人。我是一名培植师,培植师应该用心去感应植物,了解植物的需求,虽然这根植物正处于休眠的状态,但是我依然能够感受到它想离开,想要回到原主人手里的心思,蝎子你就收下吧!”孟奇诚恳的说道。

“可是,我也不是它的原主人啊!”蝎子嘟嚷了一句,不想和孟奇就此事多加纠缠,便勉为其难的收下了。

见蝎子收回麻绳,孟奇很开心的道了声别便跑开了,搞得蝎子一头雾水。

“植物也有需求?真的能感应到植物想干什么吗?”蝎子将手中的麻绳放在眼前端详了片刻,摇摇头不解的自言道。

“切,管他呢!”找不出答案,蝎子干脆不去想,手里提着麻绳,径直向五长老府内走去,在途径小公子,孟小溪小院的时候,蝎子忽然看见那个不足十岁的小屁孩正撅着屁股,十分专注观察着一颗小草。

蝎子忍不住走了进去,站在那孩子的身边,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不解的自言道:“只是一颗很普通的狗尾巴草,有什么好看的!”

蝎子忽然出声,吓了那孩子一跳,那孩子立刻直起身子,惊讶的问道:“前辈,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我在看你研究什么呀?你难不成真的在研究狗尾巴草?”看见这个人小鬼大的小屁孩,蝎子的心情就莫名变得十分的好,戏谑的问道。

“狗尾巴草?”孟小溪惊呼一声,回头重新看了一眼那草,咧嘴笑道,“还真是形象啊!那以后我就叫他狗尾巴草好了!”

“那你和我说说,你瞧这狗尾巴草半天了,有没有研究出什么东西啊?”蝎子歪着头好笑的问道。

“呵呵!我只是看看,还没有什么头绪!”孟小溪不好意思的扰扰头,讪讪回道,瞬间又信心满满起来,抬头说道,“不过,书上说,懂得所有植物的习性是成为培植师的先决条件,我相信,等我长大了一定会成为一名了不起的培植师的!”

孟小溪那涨红脸的小模样十分可爱,蝎子忍不住摸摸他的头说道:“会的,我也相信孟小溪以后一定会成为不错的培植师的!”

“是吗?呵呵呵呵呵!”孟小溪又不好意思的扰扰头,憨笑道。眼光不小心掠过蝎子另一只手上的麻绳,忽的来了兴趣,一脸兴奋的问道:“前辈。这是那天那四个怪人用来绑我们的植物吗?”

“是呀,怎么,小溪对这个感兴趣?”蝎子微笑的回道。

“当然啦?我还没有将它研究透彻呢!”孟小溪豪不掩饰的直接说道。

“那就送给你吧,反正放在我这里也没有什么作用!”蝎子很爽快的交出那麻绳说道。

“送给我?前辈,你说的是真的吗?真的要送给我?”孟小溪一脸惊喜的盯着蝎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再三问道。

“当然,不过这麻绳正处于休眠状态,你要想真正拥有它就要想办法让它复活,好好培植它才行!”蝎子嘴角含笑的说道。

“是,前辈,小溪一定不付您众望的!”孟小溪郑重其事的保证道,接着双手很慎重的接过那麻绳,如获珍宝一般的放在眼前端详起来,好像要将它看穿一般。(未完待续。。)

镇江治疗男科医院
海南牛皮癣医院
日照治疗卵巢炎医院
镇江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海南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