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青岛资讯网 > 美食

移动藏经阁 第七百四十七章 破阵速度

发布时间:2019-10-12 19:45:54

移动藏经阁 第七百四十七章 破阵速度

众人都是不解的看着白晨,绝心闻言,也是开口道:“龙公子,你怎么知道的?”

“唔……从他先前布置出的每一个阵法所展露出的水准推算的,大概在圣级巅峰水准吧。/”白晨摸了摸下巴説道。

“圣级巅峰!?”绝心惊呼起来,满脸的惊诧表情。

“是啊,下一个应该是以六个圣级武阵组成的六环阵。”白晨説道。

不管哪个层次都是有高下之分的,即便是圣级同样也存在着高下。

只是,绝心没想到,圣级巅峰的武阵师,居然有如此之大的差距。

一般一个圣级武阵师,能够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布置出一个圣级武阵,便已经是难得了。

可是圣级巅峰的武阵师,却可以布置出六个。

这可不是一加一的算法,每一个武阵的叠加,完成一个六环阵,这其中的难度,已经完全生了质变。

当众人再次向前走了三刻钟后,众人现眼前出现一个规模不小的内室,至少有一个足球场大小。

地上是以大理石铺设而成,以鲜红的纹路覆盖整个室内,还有内室的石壁,给人的感觉就是诡异。

绝心相信了白晨的话,因为众人还未入阵,便已经嗅到了嗤鼻的血腥,这些红色纹路,便是以人血所刻画而成。

而绝心也认出了唯一一个她能够认出来的武阵,遮天蔽日血魔阵!

绝心的脸色苍白至极,显然是被吓到了。

她目光闪烁的看着白晨:“你可有把握?”

“如果没把握。我就不会来这里了。”

“遮天蔽日血灵阵。九幽冥府血煞阵。血海滔天魔魂阵,七煞炼神阵,小黄泉阵,神鬼炼狱……唔,确实是够大手笔的。”

绝心突然现,白晨一边説,一边向内走去。

“你要做什么?”绝心连忙拦住白晨。

“当然是破阵。”白晨理所当然的説道。

“你既然认得出这些圣级魔阵,你难道不怕死吗?”

“怕死。不过你不会认为,就凭这几个武阵,可以要的了我的命吧?”

“你説的这些武阵,都是滔天魔阵,而你……而你却连推衍都没推衍,难道你以为,这些圣级魔阵,也可以如你之前面对的那些武阵那样,那么容易破解吗?”

“这有何难。”白晨指着左前方的一个血槽:“那是血灵阵的阵眼,不过遮天蔽日血灵阵即便是破掉阵眼。也不会瓦解,只有阻断血灵阵的血脉流向才能破解。不过如果阻断血灵阵的血脉流向,又会引起九幽冥府血煞阵的煞气,到时候血煞之气弥漫,阵内一切将无可幸免,当然了,要想阻止这一切生,又要先破解血海滔天魔魂阵……”

白晨解毒着六环阵内的关联所在,不得不説,这六环阵采用的是西方六芒星的思路,想必那位武阵师对西方的一些学説也是相当的有研究。

六个武阵形成一个相对完美的循环系统,单独破解任何一个,都会引起其他武阵的反击。

“你自己也説了,既然这六个圣级魔阵,如此恐怖,并且相显宜章,融合的天衣无缝,你觉得你如此贸然进去,就可以破解的了?”

不是绝心怀疑白晨的能力,事实上这一路下来,白晨已经证明了他的武阵造诣,绝对是自己生平仅见。

可是绝对不是空前绝后,至少布置出这个六环阵的存在,才是真正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圣师巅峰的人物。

“我説过,我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白晨微笑的説道,同时指向武阵的一个角落:“而破解这个六环阵的关键所在,便是在那个diǎn上。”

“那个diǎn?那只是遮天蔽日血灵阵的一个副阵眼,即便你将之破掉,也影响不了整个六环阵吧?”绝心疑惑的看着白晨。

“我现在便要告诉你,这世上没什么事情是绝对的,很多看似不相关的东西,往往存在着意想不到的联系,就比如説那个副阵眼吧,它就是这个六环阵的关键diǎn。”

“这是何道理?”

“你应该明白,任何武阵都不可能真正的完美融合在一起,所谓的连环阵、三环阵、四环阵……甚至是更多的六七八……哪怕布置的武阵师再如何高明,将它们完美的共存平衡,依然是有影响的,只不过这些相互影响的diǎn,都被武阵师用高明的手段掩藏起来,让人难以捉摸到,而布置出这个六环阵的前辈,虽説武阵造诣确实算是前无古人,可是在我看来,他也未必能高明的到哪里去……”

“你的意思是説,你比他高明?”

“我若是承认,你会説我狂妄自大吗?”白晨含笑的问道。

绝心目光闪烁不定,她突然现,从始至终,白晨都未曾流露出一丝一毫的惊慌失措。

就好像没什么事情难得倒他一样,想想这一路过来,自己解决不了的难关,在他的眼中,似乎就与小孩子过家家一样的简单,完全没道理可言的破解度,根本就把这里当作是自家的后花园。

想到哦这,绝心也不再那么坚持,深深的看了眼白晨:“小心。”

“我一直很小心。”

白晨在武阵内的走动,路线显得很奇怪,时而走时而停,而且还经常绕路,明明不过百步的距离,白晨却走了足足三刻钟的时间。

要知道白晨破解之前的关卡,从来没过百息的时间,这次却足足用了三刻钟的时间。

当白晨来到这副阵眼的时候,白晨再一次的举起手中的心劫,一剑刺入地下。

整个内室地面的血色纹路,瞬间激荡起来,可是下一刻便恢复了平静,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生过一样。

白晨向着绝心看了眼,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径直走向绝心。

破了?就这样破了?

绝心无法想象,这个龙啸天的武阵到底已经到了何等境界。

圣级?圣级巅峰的武阵,在他的面前,连半个时辰都没dǐng住,就被破去了。

难道已经越了圣级?

可是只闻圣级,却从未听説过,还有圣级之上。

“绝心姑娘,这把剑还给你。”白晨将心劫递交到绝心的面前:“只是……此剑虽然锋芒无匹,却是极凶之剑,能少用还是尽量少用为妙。”

“极凶之剑?这怎么可能……此间乃是我净世宗镇派之宝,剑身的剑光也是灵光十足,哪里来的凶煞之气,何来极凶之説?”

白晨苦笑:“算了,便当我没説。”

白晨当然知道,就凭自己三言两语,绝心恐怕不会相信,此剑已经被重铸过,凶煞之气隐于剑内,外表灵光莹动,可是实则却是凶险至极。

而自己一个外人,又拿不出确凿证据,説再多绝心也不会相信。

绝心疑惑的看了眼白晨,虽然接触的不多,可是绝心对白晨却是相当信任。

只是不明白白晨为何会莫名其妙的説出这番话,看了眼手中心劫。

此剑一直都为净世宗历代掌门所持,这一代自然是落在她的手中,却从未察觉有什么异样,而剑锋锋利无匹,也斩断过不少名刀宝剑。

却不明白白晨口中的极凶之剑,又是从何而来。

“走吧,我们现在应该已经接近墓穴中心了。”

“这里哪里有出路?”众人看着四面石壁,却没有通路。

“难道也如我们进来的入口那样,是藏在这石壁之中的?”绝心怀疑的问道。

“的确是藏在石壁中,不过却是用了个小机关隐藏的,倒也不怎么麻烦。”

“哦,这石壁中藏有机关?”绝心不禁走上前。

要知道绝心也通略机关术,比之武阵造诣,也只是低了一线之间,可是她却没看出此地藏有机关。

“布置这机关的人

,我倒是知道是谁,不过却没想到,此人居然和此墓也有瓜葛。”白晨目光闪烁不定,意有所指的説道。

“你知道布置这机关的人?谁?我通晓这千年来,所有成名的机关术大师,你若是説出名字,也许我也能知道。”

“唐圣,你可听説过?”

“唐圣?”绝心摇了摇头:“没听説过,看来是我孤陋寡闻了。”

白晨指着石壁正前方:“妹,去将前面那块石头摁进去。”

阿古齐兰应声便上前,用力在石壁上一摁,果然一个通道出现在众人面前。

果然有通道,绝心更是惊讶:“龙公子也会机关术?”

“略同一二。”

绝心怀疑的看着白晨:“略同一二?”先前自己在问及他武阵的时候,他也是这么回答的,所以如今白晨再次这么回答,绝心不禁怀疑起来。

恐怕这位龙公子的机关术也是相当精湛吧,即便是及不上武阵,可是却未必在自己之下。

想来也是,机关术与武阵有不少共同之处,许多机关师或者武阵师,还会兼修,将机关与武阵相互融合。

“看过几本书。”白晨含笑的走入通道中。

这个通道非常的狭长,不过途中却没有任何的危险,众人在昏暗的通道中小心翼翼的穿行着。

突然眼前一亮,一个空旷的墓穴,终于展现在众人面前。未完待续请搜索,更好更新更快!

北京西京中医医院李腾
郑州西京白癜风医院的具体地址
北京西京中医医院程亚冰
郑州西京白癜风医院具体地址在哪里
北京西京中医医院胡凤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